5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短视频的背面:用户离场,UP主已经开始养不活自己。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2021年,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8亿人。

短视频是优胜劣汰最快的行业,有可能年初还爆火的千万粉丝达人,已经从互联网上被抹去痕迹;有一己之力带动快要破产的地方零食成功逆袭;也有一个月吸粉1000万成为行业人人羡慕的顶流……

短视频制造奇迹,但是奇迹却不光顾每一个人。

对于短视频行业来说,在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短视频已经进入了行业发展中期,内容同质化严重、用户出现审美疲劳,再加上缺乏持续生产的能力和机制,都是行业目前毋需解决的问题。

如果仅仅是站在用户的角度来看,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些问题存在的最大归因,是用户对短视频的挑剔度不断提高所导致的。

实际上,结合短视频制作博主来看,会发现这是两者群体数量悬殊所引起的,简单来说就是创作能力与用户需求无法形成正比关系。

为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肉眼可见的互联网生态下,短视频博主成为了其中看似备受关注,而实际上却是极其容易被“忽略”的群体。

面对需求不断增长的用户群体,作为内容的创作者,短视频博主似乎变得更加举步维艰。

宿命:小红靠捧,大红靠命

根据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达到1408.3亿元,继续保持高增长态势,2021年预计接近2000亿元。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在行业规模增长以及用户粘性下降之下,短视频博主也开始逐渐形成差异化。

B站影视区,拥有393万粉丝的第一博主木鱼水心。

2019年11月,他开始在抖音上更新自己的视频作品,但他原来那套“渐进式”,把高潮留在最后的讲述方法好像失效了。

至今,木鱼在抖音上传了230个视频作品,除了数据最好的前三名播放量有1486万、1339万、684万外,很多视频的点赞数都没有超过100。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而另一边,是因农村怀旧风迅速涨粉火起来的张同学。

短短两个月,他凭借记录东北农村大龄男青年的单身生活,单条视频播放超2亿,50个作品引流近1800万粉丝。因为每个视频的背景音乐相同,他甚至凭一己之力“捧红”了一首不知名德文歌。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每一个从事短视频行业的人都深知,“小红靠捧,大红靠命”是心照不宣的行业潜规则。

张同学两个月涨粉千万的离谱速度,主要还是靠11月下旬的部分出圈视频。评论区的玩梗、网友跟风拍视频、火到被人民网关注都是伴随着不断有作品登上热榜发生的。

通过数据平台,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张同学的粉丝在11月17日后开始激增,至今没有放缓的趋势。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研究张同学似乎就能发现流量密码,在搜索框输入“张同学”,从业者在分析他为什么这么火、研究他的背景音乐,还有人选择模仿张同学,甚至用张同学小号的名头蹭热度。

实际上,真正能够长期保持粉丝数量不降反增的博主极少。

年初“QQ弹弹能拉丝”的高粱饴带火了博主侯美丽,短时间从一个几千粉丝的小视频博主成长为200万粉丝的大网红。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侯美丽始终穿着同样的衣服,说相同的台词,然后用牙齿给高粱饴拉出又细又长的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下去。

视频播放量上涨,销量更是上涨。

侯美丽直播首秀,上一秒才挂1000单,下一秒刷新时,高粱饴就被售空了。

3月糖果行业的淡季,各大高粱饴厂家紧急召回员工,加班加点地赶制,但仍赶不上需求,全国其他数十家高粱饴厂家的货品全都卖空。

不仅是高粱饴断货,甚至生产高粱饴的机械设备都被抢购一空,原材料也变得紧俏。

但是现在尽管侯美丽还是卖力的表演用牙撕扯各种食物,但是视频点赞很难破千。

再例如依靠“来了老弟”爆火的黑龙江的老板腰子姐;依靠高难度动作,以及与众多明星联动的玲爷;被称纯欲天花板的李宇;靠甩头发变装的萌小刀。

可见,对于平台用户来说,新鲜类型视频爆出,极大的可能会引发用户的关注,但面对长时间一成不变的单一风格视频而言,热度来得快,自然去得也快。

然而即便如此,在短视频这片互联网红利前,仍然有数不尽的博主前仆后继,当然其中也少不了纯属因为热爱、感兴趣而入局博主。

因此令人疑惑的是,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又是什么样的?

焦虑是短视频博主常态

短视频制作门槛不断降低,加之网络文化的包容性,现在精英视角不再是互联网表达唯一方式,大批农村用户成为内容创作者,构建属于他们的个体叙事体系。

对于城市里的青年轻人来说,看惯了李子柒的田园诗的乡村生活,张同学视频则打开了另一扇大门,代表着乡村生活粗糙的极致,甚至是脏乱差。

很多网友觉得“明明没什么好看的,但一天不看难受”。

但是张同学也好、李子柒也好,都不是真正的乡村视频博主的现状。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大多数真正乡村博主短视频,并不会被看见。

他们有的全家长年在外打工,也有像候鸟一样的,农闲时飞向北京、上海、南京、广州等地,农忙时赶回河南、安徽、山东、湖北,收土豆,栽辣椒。

他们大多数吃不起海底捞,没买过超过300元的衣服。也有年轻人留守家乡带娃,早起去干农活,回到家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拿着价格不到1000元的手机,拍着永远上不了热门的视频。

他们们的视频下总有几条到几十条的回复。除了同为在外打工的异乡人,还有一些异性的调侃、表白和求交往。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他们羡慕生活在城市里的“拍视频的人”,觉得他们有各种花样的素材能被拍出来,但其实被他们羡慕的人也同样焦虑。

B站博主“-LKs-”通过调查问卷,调查了320位短视频博主的真实心理现状,在调查数据中,男博主占比77.8%(249人),女博主占比22.2%(71人)。

在视频创作上(包括策划、写文案、拍摄、剪辑),320位博主每天平均花费4.69个小时,整体来看其实还好,但以全职与非全职来划分的话,区别就出来了,其中全职每天平均创作时间6.66个小时,非全职每天平均3.37个小时。

而粉丝不足10万的博主大有人在。

粉丝量在0W~10W、10W~50W、50W~100W、100W以上的博主分别是178人、84人、23人、35人。

以这组数据为代表,将粉丝数量与创作时间相结合,那么就能看出创作一个视频,并不是一个十分轻松的活。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或许很多行业外的人并不认同,甚至一度认为,这个行业既自由又赚得多,怎么会不轻松?

根据“-LKs-”调查数据显示,34.3%的博主入不敷出,全靠用爱发电,27.8%能挣点外快,22.8%能养活自己做全职,15%收入丰厚,比打工挣得多。

实际上综合来看,博主的经济收入与粉丝数量有极大的关系,真正能够赚到钱的都在头部,收入低的博主其实还是占很大一部分。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而作为全职短视频创作博主,还需要具备着强大内心来承受方方面面的压力。

首先,无论是对于知识类分享博主、美食博主、穿搭博主亦或是美妆博主都需要大量的知识来支撑,此外还需要不断吸收新知识,通过自己的理解进行输出。

其次是选题、内容枯竭带来的精神压力。

众所周知,在短视频平台商品达成最终的交易,都需要博主亲力亲为,通过自己一步步集赞流量,才能成功引入与商家的合作。

即使在推销产品前,也需要博主细细规划,例如脚本怎样设计更吸引人,如何利用拍摄,以及后期运用怎样的技巧能让食物显得美味等。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在《不上班的年轻人都在干什么?》一文中曾提到过,“自由职业者的多劳多得的确有更大收入空间。但是灵活性、机动性也代表着收入的不稳定性。”

而全职短视频创作博主也属于自由职业中的一员,不稳定的收入同样让大部分博主失眠、焦虑。

在“-LKs-”对博主睡眠情况调查的数据显示,20.6%的博主沾头就睡,39.7%偶尔失眠,39.7%经常失眠。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此外,在“做博主后的症状”调查中,62.5%的博主感到疲劳焦虑,51.3%会情绪低落,47.8%脖子、肩膀、腰疼。

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即使是上万人关注的博主,也仍然需要“拼身体、拼想象力”,因此,对于大部分短视频创作博主而言,失眠、焦虑已经是常态。

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未来博主们似乎也难以避免新鲜度下降带来的寒潮。

告别野蛮生长,进入抱团取暖

12月15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其官网文章称,协会组织有关短视频平台对2019版《细则》进行了全面修订,对原有21类100条标准进行了与时俱进的完善。

其中,《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第93条规定,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的。

000万短视频博主生存现状"

然而,这对于视频剪辑博主而言,很显然是致命的一击。

根据《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艺等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涉及点击量高达2.72万亿次。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通过影视剪辑的全职短视频博主收入将直线下降。

而这似乎也给所有短视频博主一个间接的“警醒”,在不同的因素影响下,短视频单一的格调迟早有走不通的一天。

为此,多方向发展似乎成为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例如穿搭、探店、美食、护肤,平价的、好用的、适合人群广的等等。

但这也意味着,大多数的博主需要加强各方面的知识储备,并且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

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博主告别孤军奋战,选择加入组织。

从直播转战短视频领域的小米,签约了厦门一家MCN机构。在她看来MCN机构与自己的关系,更像经纪公司与签约艺人。

MCN机构负责统筹、策划内容,根据视频博主的特点安排角色、类型。而她只要专注驾驭好内容创意,提升自身技能与个人魅力即可。和直播的公会制度不同,很多视频博主从竞争关系成了合作关系。

在短视频平台打赏、补贴都微不足道,MCN机构考虑的是短视频商业化的全过程,以及像剧组一样按照贡献值的收入分配。

像小米这样的性格特征明显,有特殊艺能的视频博主,会有独立作品和IP,资源和收入上自然会更加倾斜。

短视频领域的一个特点是,商业化方面个人、机构走在了前头,在变现模式上推陈出新,也产生了不少吸金能力超强的博主和机构。

但是与此同时,另一个现象也被业内人士逐渐关注,那就是平台的商业化变现依然处在困窘的状态。

短视频行业只有把内容生产者、观众和行业氛围“养熟了”,才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或许,在将来通过审视平台与用户喜好,来打造自身多元化风格的博主会越来越多,内卷也仍然会难于避免。

即使那些坚持要在短视频行业走下去的博主,对未来的每一步艰辛似乎也早有预料,但依旧很难做到坦然自若。

本文为@互联网运营的那些事原创,运营喵专栏作者。

(0)
上一篇 2022-01-11 10:03
下一篇 2022-01-12 09:2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众号
社群
运营喵会员上线啦,尊享多项权益,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