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运营喵首页
  2. 运营
  3. APP运营

应用商店这10年来的“洗牌史”

应用商店的这十年,中国确是个非常特殊的市场。而我们,即将见证应用商店的下一个十年。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wooooo,互联网,海外

先来看两则旧闻:

2013年的7月,百度以19亿美刀的价格收购了91无线。当年的这笔交易,堪称创造了互联网公司收购价格的新高。而91无线最重要的资产就是91助手,如果你还记得这个应用商店的话。后来,凭借91助手+安卓市场+百度手机助手的“强强联合”,百度系曾一度占据安卓应用分发市场第一的位置,一时风光无限。

距离百度收购91无线3年后,2016年,又是7月,阿里巴巴花了近2亿美刀的价格把豌豆荚收入囊中,但就在两年前的2014年,豌豆荚的估值还维持在15亿美刀的高位,两年缩水了7倍多。

相对于91的“高位套现”,豌豆荚的“大出血退出”似乎令人唏嘘;其实,当时间拨到2016、2017年节点的时候,行业老鸟们早已心照不宣:属于第三方应用市场的时代正在快速褪去。直到今天,老友相聚,还会时不时讨论当年的这些事儿,争论几句,比如91真XX卖的及时,我度这接盘侠真是神操作,看看人家阿里,对折又对折,直接打成骨折;换个角度,有人接盘就很香了。豌豆荚说不上全身,也是半身(不遂)而退,总比某些黄花菜凉了好。你品,你细品。

从功能机时代的移动梦网、WAP站,到智能机时代的各种助手、各种市场,应用市场这一产品形态的沧海桑田,魔幻地教育了第一代的移动互联网从业者,什么叫“风口上的猪”。

还有两则新闻:今年刚开年,2月17日,百度发布了关于91助手和安卓市场渠道的下线通知,表示将不再支持91助手和安卓市场渠道的渠道包上传和管理功能;巧合的是,刚过三天,2月20日,豌豆荚团队发布了一则公告:由于业务调整,豌豆荚PC版将从2020年2月28日开始暂停在线服务。买过来的干儿子始终只是干儿子,希望他们都值回了票价。

新的联盟

据路透社报道,华为、小米、OPPO 和 vivo (也有新闻说没有带上华为玩)正在联合打造一个平台,该平台将允许中国境外的开发者将其应用同时上传到他们各自的应用程序商店。是不是很眼熟?“硬核联盟”二代目即视感。还是海外版。

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的华米OV,以前的中华酷联,厂商们的应用商店,管“豌豆荚们”叫一声师父乃至师公,都不为过。有人说是厂商们乱拳打死老师父,明争暗抢把师父们扫出了历史舞台,跌落在风口下;有人说老师父们的商业模式已经不适合当下的风口,急需转型瘦身找寻新的风口;还有人说这是宿命发展的必然,教会了徒子徒孙,也就到了师父们告老还乡的时候了,赖着不走?有的是一万种方式让你走。

从上面四则新闻旧闻结合着看,过去的十年,我们看到了以“豌豆荚”为代表的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崛起、巅峰及黯然离场;也看到了牌桌上从来不缺新的玩家,以华米OV为代表的“新王”不但席卷国内,还剑指海外,期望跟Google play掰掰腕子,也盘算着把App store拉下马。

那么,问题来了,这腕子,掰得动么?

我们先来盘一盘家底:

据消息灵通人士结合路边社报道,到去年年底,华为应用商店的MAU约2亿,OPPO商店约1.5亿,vivo商店约1.2亿,小米约5千万上下。数据不敢说非常精确,但也大致代表了目前这四家的体量对比。

有数据就好办,我们大概来推演一下:这四家中,唯独小米是港股上市公司,算是财务最透明的了,其余三家均未公开上市。那好,看看小米公布的2019年财报:(集团)营收超2000亿人民币,而根据第三方数据公司的营收占比推算,其中互联网业务收入(主要是小米商店)占比约9~10%,那就暂且算20亿;按照3倍的体量推算,OV基本在同一等级,营收各自60亿妥妥的(只会多不会少,也有信道说80~100亿的);以此类推,华为商店的营收在80~120亿之间。为什么跨度这么大?因为华为商店的商业化程度是要弱于前三家的,虽然它体量最大。

所以,华米OV四家商店加起来的营收,取个中位数,在280亿~400亿的样子

好了,我们再来看看,Google Play和App Store的腕子有多粗呢?笔者翻了翻资料:根据 Sensor Tower 的最新数据,2019 年第三季度,全球范围内苹果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的用户收入同比增长 22.9%,从 179 亿美元增长到约 219 亿美元。其中, App Store 继续占总收入的绝大部分,在用户支出中的占比为 65%,而 Google Play 只有35%。这也不难算出来:App Store 的营收是 142 亿美元(按最近的汇率1:7来算,约1274亿人民币),而Google Play 创造了 77 亿美元的收入(约539亿人民币)。

请注意,这是一个季度,不是一年。那整年有多少营收呢?不好意思,笔者没有找到确切的资料。但仅从上述的数据来看,也基本能说明问题了。

华米OV四家的商店聚一起,全年的营收还不足Google Play一个季度的营收多,差得还不是一星半点,差了100亿RMB上下,基本差了一个OPPO或者一个Vivo的距离;跟苹果的App Store那就更是没法比了,简直就不是一个数量级。

你可能会说,这不公平,人家苹果和Google算的是全球的营收,而华米OV的主战场在国内。好吧,但你也不能否认,现在全球的手机市场,不管是从出货量还是营收贡献上,我朝都是举足轻重的。而且,Google Play在华还基本没有收入,原因你懂得;还有,大把的以游戏为代表的开发者们还千方百计削尖脑袋绕过苹果的智商税,这又怎么算?所以你说华米OV吃亏了?我还觉得苹果和Google吃亏了呢。

差距就摆在那,华米OV不会不知道:这腕子,不好掰啊。

   所以,联合抱团出海,从逻辑上来说,也可能是上策。

据说,上面四家联盟打造的应用分发平台,服务目前已覆盖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马来西亚等 9 个国家及地区。而这些南亚和东南亚国家,也是过去两三年小米OV攻城略地最辉煌的地方。对华为来讲,去年失去了使用包括 Google Play 商店、Google 地图在内的 Google 应用和服务的许可,轰轰烈烈的鸿蒙系统(Harmony OS)看来还要再等等……

但也是时不我待,你在进步,人家也在狂奔。还是刚才的Sensor Tower预测,App Store和Google Play这两大巨头,在未来五年内,营收均将翻一番。其中,在iOS上,中国、美国和日本为消费主力,而在Google Play上,消费主力则为美国、韩国和日本。

这么看,华米OV在未来五年,有两个策略选择:第一个,农村包围城市。南亚和东南亚现在接受炮火猛攻,控制这大一片“农村”市场以后,美日韩这Google Play的传统领地就指日可待了;第二个,其实华为的强项是欧洲市场,但因为老美的排挤,这是一场不公平战争。这么一推演下来,优先东南亚,再图美日韩,看来是目前唯一理性的选择。

总结

回过头来看,应用商店的这十年,中国确实是个非常特殊的市场。正是因为在智能手机崛起初期的三五年,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入华受阻,动作迟缓,几大手机厂商们要么忙于贴牌赚硬件的钱,要么还在呼呼酣睡,从而给了第三方应用商店迅速崛起的良机。等到风口期过去,App Store本地化加速,厂商们偷师学艺日渐精进,应用分发这块大蛋糕的周围,总算聚拢了一群巨头玩家,它们分而食之的时候,掉下来的碎屑再也养不活第三方商店了,于是只能黯然离场。而手机厂商也经历了几轮洗牌,最终留在牌桌上的实力玩家们,站稳国内市场后,开始整顿装备,抱团出海,分食更大的蛋糕。

而我们,也将见证应用商店的下一个十年。

anyway,十年再见;十年,你好。

-END-

本文为运营喵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